<track id="bprx1"></track>

<th id="bprx1"><menuitem id="bprx1"></menuitem></th>

    黄河岸边的“摆渡人”

    发布时间:2019-01-25 16:44:05    来源:中国网    作者:雷铁飞 胡安定    责任编辑:吴亮

    樊峰给战士讲管道的故事。

    中国网军事1月25日讯 (通讯员 雷铁飞 胡安定)三九严寒,宁夏中卫沙坡头黄河?#21355;?#39118;如刀。24日上午8时,武警宁夏总队中卫支队执勤二中队四级军士长樊锋像往常一样,接送战士们到河对岸山上的执勤点换防。

    他轻轻一拉,便解开拴住快艇的绳索。?#26469;?#30340;链式锁扣,让系船一端的绳索越拉越紧,另一端却可应手而开。

    “?#32773;鍘?#20004;声,马达启动预热,樊锋趁官兵们登船之际,揪下冻在玻璃上的抹布,使劲干搓几下,把船上厚厚的一层冰碴和寒霜擦掉。

    “嗡……”雅马哈150发动机一声怒吼,快艇犹如一支射出的响箭打破水面的平?#29627;?#22312;黄河上划出一个近似标准的箭头,又一次把官兵们送到对岸。

    樊锋对着快艇公里表一算,驾船14年来,这样的来来回回已有32万多公里,相当于绕地球赤?#38647;?#20102;8圈。

    东西全长400多米的黄河上,快艇却要绕一个大弯,再来个漂移甩尾才能?#20219;?#20572;靠对岸。

    ?#23545;?#20415;看到,印着“听党指?#21360;?#33021;打胜仗、作风优良”12个大字、高约20米的护坡下,一个随波摇曳的浮筒码?#39134;希?#21103;队长谢敏和战士张旭在敬礼相迎。

    由于执勤点艰苦偏远,人迹罕至。建队15年来,官兵们形成一个传?#24120;?#20961;来人都要敬礼相迎,临走都要敬礼相送,这也成为“黄河岸边永远不变的军礼”。

    看着执勤点上的哨所,樊锋聊起摆渡掌故。2005年中队组建,担负西气东输管道黄河中卫段守卫勤务,为解决运兵问题,中国石油西气东输管理处专门为中队配发了一条快艇。

    从此,一人、一船,成为一队两点间的“生命线”。通信兵出身的樊锋,成了黄河岸边的“摆渡人”。

    摆渡是个苦差事,不分季节、随叫随到,许多战士刚开?#23395;?#24471;开快艇很好玩,但很快就被刺骨严寒和烈日暴晒吓倒,纷纷打起“退堂鼓”。只有樊锋不离?#40644;?#19968;干就是14年。

    这14年,成为樊锋和官兵们割舍不断的纽带。他有两个绰号:干部叫他“推土机”,就是遇到什么困难,在他面前那都不是事;战士叫他“110”,就是什么东西坏了,在他手里也都不是事,从军械员、文书、炊事员、养殖员、网管员到五小工的活儿,没啥能难倒他。

    2008年,快艇机油箱进水,他好不容易请来修理师?#25285;?#23545;方却狮子大张口,报价?#36865;?#22810;,虽然被他硬“砍”到九千多,可没过多久,船就自动熄火把他扔到了黄河上。

    樊锋一咬牙,干脆抱着两个上百斤的发动机去兰州雅马哈售后服务点维修。五天后,当他回来时,手里多了一套专用修理工具。打那以后,他便成了总队唯一能开会修快艇的驾驶员。

    樊锋把快艇当“宝贝疙瘩”,夏天停进船坞,冬天三次黄河封?#24120;?#20182;都找来吊车把船吊上岸。

    有一次,快艇就像得了哮喘般有气无力,他查完电?#20961;?#27833;路,最终找?#25509;?#31649;松动导致泵?#31570;?#36275;的病因。还有一年夏天,一名战士不小心把机油当柴油加进油箱,他顶着蚊虫叮咬,连夜把油箱卸下来清理干净,从此再忙再累也要亲手加油……

    去年8月6日晚上,暴雨如注,黄河上游发大水,河水夹杂着泥沙、树枝、牛羊?#28909;?#28385;船坞,码头不堪重负、摇摇欲坠。

    半夜三点,樊锋起来一看,码头和船坞都已破损不堪。一旦船被冲走,极有可能在下游发生碰撞事故,造?#27801;?#33337;或人员?#36865;觥?/p>

    危急时刻,他把心一横,在大腿深的水里奔跑如飞,像鲤鱼一般从岸边窜到船上,好几次险些掉进黄河。

    缆绳一解开,快艇便像?#40644;?#33073;缰的野马,一头扎进河心,随着波涛汹涌的黄河水?#27785;?#30452;下。樊锋只得挂着带速在河中漂泊,河中深夜寒冷,他刚拿起两件救生衣裹在身上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河边的船坞和码头被连根拔起,浮筒、轮胎、木板?#20154;布?#22235;分五裂,快速向快艇撞来,他左躲右闪,惊得睡意全无。

    他在河上漂了半夜,直到天亮才安全靠岸。事后想起这些还感到后怕:如果那天掉进黄河,如果那天船被撞沉,如果那天水再涨大一些……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  落日溶金、暮云合璧。?#19981;抖雷?#22352;在水边看日落的樊锋指着船尾的国旗?#25285;骸?#36825;小小快艇就是?#32422;?#30340;国和?#25671;?#22914;果一辈子能当兵,他愿永远做黄河岸边的‘摆渡人’!”

    分享到:
    中国网官方微信
    中国网
    北京赛车pk10直播视频

    <track id="bprx1"></track>

    <th id="bprx1"><menuitem id="bprx1"></menuitem></th>

      <track id="bprx1"></track>

      <th id="bprx1"><menuitem id="bprx1"></menuitem></th>